您的位置:首页 >商业观察网 > 观察 >

菁英时代13只基金上半年11只亏损 重仓股东杰智能表现欠佳

上半年A股市场涨势强劲,上证综指涨幅超过19%,但深圳菁英时代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菁英时代”)却错失反弹良机,在其13只近期净值有更新的基金中,截至上半年收盘,最高涨幅不足2%,其中还有11只基金上半年亏损,最大跌幅达23.12%。

中国经济网记者还注意到,菁英时代旗下产品不仅上半年业绩表现欠佳,从累计收益来看,在13只近期净值有更新的基金中,也有11只基金累计亏损,且4只基金累计单位净值跌破0.7元。累计亏损最多的基金是菁英时代水木,截至6月25日收盘,该基金累计亏损38.97%,其累计单位净值仅余0.6103元。

11只基金上半年亏损 重仓股东杰智能表现欠佳

Wind数据显示,菁英时代旗下近期净值有更新的基金共有13只,但多达11只基金上半年处于亏损状态,其中,亏损超过12%的基金有7只,亏损超过20%的基金有2只;反观上半年取得正收益的2只基金,则涨幅全部不足2%。

具体来看,上半年表现最差的是菁英时代水木3号,该基金成立于2015年4月30日,截至6月25日收盘,该基金上半年亏损23.12%。菁英时代水木3号的回撤控制能力欠佳,其最大历史回撤为-42.12%,出现在2019年6月25日,而该基金的公开的最新净值更新日期也停留在这一天。

菁英时代水木3号的净值走势也一贯不佳,该基金虽成立于2015年牛市时期,但2015年6月后股市陷入回调,导致该基金净值迅速跌破1元,此后,该基金净值长期在1元以下徘徊,仅在2015年底与2017年四季度、2018年一季度短暂回到1元以上。截至2019年6月25日收盘,菁英时代水木3号的累计单位净值为0.6608元。

从近三年的区间收益来看,菁英时代水木3号的表现也无法令人满意,其近三年、近二年、近一年及近半年的阶段涨幅均以亏损收场,分别为-11.21%、-28.86%、-21.00%、-23.12%,均大幅跑输同期同类基金平均涨幅及沪深300涨幅。

菁英时代成立于2006年,是中国最早成立的阳光私募基金之一。2014年,菁英时代成为首批获准登记的证券投资类私募基金管理人,深圳菁英时代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也成为证券投资类私募基金管理人,另有一家菁英时代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进行股权私募基金的管理。

从菁英时代一季度持有的股票来看,根据上市公司季报显示,菁英时代价值成长1号基金自去年四季度买入东杰智能(300486),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仍持有东杰智能134.98万股,占流通股比例为1.01%;菁英时代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于今年一季度买入东杰智能385.36万股,占流通股比例为2.88%。

不过从股价看,东杰智能虽在今年一季度上涨21.05%,但二季度又回调了18.94%,整体在上半年表现一般。而另一只由菁英时代常盈1号在2018年买入的常熟汽饰,一直持股到今年一季度未变,但股价却在上半年创出历史新低。

7月22日,东杰智能发布关于股东部分股份质押的公告,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股东深圳菁英时代投资有限公司部分股份质押的通知,深圳菁英时代投资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300万股质押给红塔证券用于融资,但对于融资目的外界就不得而知了。

4只基金累计净值不足0.7元 最低仅0.61元

菁英时代于2015年成功挂牌新三板(股票代码:833899),挂牌成功后,2016年菁英时代发展突飞猛进,其管理规模于当年年底突破了百亿元大关。然而,这家成功挂牌新三板的私募公司却并未给投资者带来良好回报,相反,业绩成为其短板。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统计,菁英时代旗下13只近期净值有更新的基金,不仅上半年收益不佳,从累计收益来看,也有11只基金累计亏损,且4只基金累计单位净值跌破0.7元。成立于2016年2月24日的菁英时代水木基金为菁英时代旗下13只产品中累计亏损最多的基金,截至6月25日收盘,该基金累计亏损38.97%,其累计单位净值仅余0.6103元。

菁英时代水木基金在成立初期净值涨势较好,其累计单位净值最高时达1.6626元,但自2016年10月底以来该基金一直处于震荡下跌中,于2017年5月跌破1元,此后其净值继续震荡亏损,直到今年初才略有上涨,不过,截至6月25日收盘,该基金今年上半年仅上涨0.20%,净值也不足0.70元。

从区间收益来看,菁英时代水木基金近三年、近二年、近一年及近半年的阶段涨幅分别为-52.26%、-41.21%、-6.34%、0.20%,均大幅跑输同期同类基金平均涨幅及沪深300涨幅。菁英时代-水木的最大历史回撤出现在2018年10月25日,其最大历史回撤为-67.55%。

菁英时代的创始人、法人代表均为陈宏超,其也是公司董事长和投资委员会主席,同时,菁英时代近期有净值更新的13只产品也全部为陈宏超掌舵。陈宏超历任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长沙公司科长;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深圳证券部研究总监;光大证券研究部副总经理;湖北博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陈宏超1988年大学毕业后先到央企,1993年闯荡深圳进入证券行业,经历过红马甲时代,参与过营业部的创建与管理,也担任过证券公司投资研究、自营业务岗位负责人,在2001年五年大熊市到来之前,远离市场加盟民企分管投资,后担任并购标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到清华充电学习,后于2006年创办自己的私募公司菁英时代。

今年初,菁英时代因年报数据披露错误引发关注,其2018年年报显示,菁英时代实现1.21亿元营收,同比增长101.09%。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6.22万元,急剧下滑,较去年同期减少96.14%。菁英时代称,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是受市场波动影响,公司以自有资金持有的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大幅下降。

但据中国经营报报道,菁英时代在2017年年报中,当前收入贡献最大的前5只基金实缴总额披露错误,在年报中错将产品规模的“元”写成“万元”。菁英时代2017年年报显示,对当期收入贡献最大的前5只基金实缴分别为:0.0935万亿元、2.52万亿元、3.64万亿元、0.95万亿元、1.29万亿元。不过,对于这一错误,陈宏超解释称,是公司在校对的时候疏忽了,没有故意的行为。

图片新闻